当前位置:上海智通印刷科技有限公司健康两岁女孩重病生命垂危 呼吁全民用爱挽救生命
两岁女孩重病生命垂危 呼吁全民用爱挽救生命
2022-09-25

两岁的美宜

101度热度故事:用爱挽留生命

几年前,邹正文和杨映霞夫妇从广东韶关来到深圳打工,小美宜的出生,给全家带来了无尽的欢乐。母亲杨映霞:“眼睛眨啊眨啊 这样子的 很可爱的 那时候脸就长得圆圆的 很肥的 肥嘟嘟的。

”父亲:“个个都说抱出来好象我,很象我,很象我,当时都说女孩像爸爸有福气。”

可是好景不长,就在美宜五个月的时候,突然得了一场怪病:高烧不退,腹泻不止,肚子也莫名其妙胀得像个小皮球,邹正文夫妇抱着美宜四处求医。母亲:“他跟我说是肿瘤 当时我就哭了 我想她为什么是这样子呢 我们没想到怎么是这种病 而且我们也不清楚。”医生说,美宜得的是先天性卵黄囊瘤,需要立即进行手术,至于是良性还是恶性肿瘤,只有待术后方能得知。由于孩子实在太小,手术进行得异常艰难。母亲:“我没想到进来两三个小时 她都还没出来 我老公问我 他说 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说应该不会的。”父亲:“我们家人在手术室门口 就等于在地狱差不多了,我都不知道推进去她是不是能完整地出来。”经过四个多小时的煎熬,邹正文夫妇终于看到医生从手术室走了出来:谢天谢地,五个月的小美宜手术成功,而且令他们安慰的是,肿瘤还是良性的。但随后医生的话,令邹正文夫妇忐忑不安。

母亲:“医生说虽然你小孩是良性的 ,但是这种肿瘤很容易复发,当时我都不敢想 为什么我的小孩会得这种病 但是我们总是盼着奇迹出现 不会复发的那一天。”

小美宜一天天长大,变得爱动爱笑,越来越惹人喜爱,而奇迹也似乎真的在这个贫困的家庭出现了,一个月后,小美宜复查一切正常,二个月后,复查结果仍然令人兴奋,可是,术后八个月,也就是在美宜一岁零三个月的时候,她的病情急剧恶化,而且,这次来得似乎比第一次还要凶险。医生说,美宜的肿瘤很有可能已经变成了恶性,建议立即进行第二次手术,而这次手术的风险会更大,在手术过程中,小美宜随时都可能出现不测。父亲:“刚刚好是自在脊椎的下面 那里全都是神经 如果你动手术出了点差错的话 它会导致你两条腿都不会动了 他(医生)说 瘫痪了 当时我们听到这个消息 真的是。”六个小时过去了,小美宜奄奄一息被推出手术室。

小美宜的命虽然暂时保住了,但是,由于是恶性卵黄囊瘤,需要进一步进行化疗。面对巨额的化疗费用,邹正文夫妇一筹莫展。母亲:“化疗要几十万 哪来的钱 这些都是人家劝我的 劝我说放弃吧, 我们家人都不肯放弃 我们还是这里借一点 那里借一点 。”邹正文夫妇在深圳靠摆地摊卖鞋生活,每个月只有一千多元的收入,小美宜的两次手术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哪里还有钱为她继续化疗呢?医生说,就算让美宜接受化疗,挽救她生命的可能仍然非常渺茫。而放弃化疗,就只能意味着残忍地看着小美宜的生命慢慢枯萎。是放弃还是为美宜争取一线生机呢?父亲:“当时我就不断地想办法 找过居委会 但居委会说我不是(本地)户籍 它管不了这块 然后我去找民政部那些的 很难找 我当时就是觉得生一个小孩出来 父母没有能力去治她的病 特别内疚。”

日子在疼痛中一天天捱过去,小美宜屁股上的恶性肿瘤也在一天天长大,像个大皮球似的压迫着小美宜的神经,小美宜忍受着大人都难以忍受的剧痛,邹正文夫妇惟一能做的是为小美宜打一针止痛药,让她的小生命在走的时候能够平静些。而也就在这个时候,厄运再次降临在这个不幸的家庭,爸爸邹正文失去了工作,妈妈杨映霞就是起早贪黑帮别人缝补衣裳,也很难每天给小美宜买一只止痛药,妈妈 :“美宜那时候已经非常痛了 止痛之后只能十二小时 一天的 那明天呢 一天几天 非常之痛。”奶奶:“有时候她妈妈哭的时候 她就会这样说的 她说妈妈我没有事 屁股都长这么大了 她说妈妈我没有事 这样说的 说话很懂事的。”

2007年6月,就在小美宜病情每况愈下的时候,邹正文突然做出一个令全家人无法接受的决定,他要在美宜离开之后,无偿地捐献女儿的眼角膜,这遭到了全家人的一致反对。奶奶:“我自己心里很难过,我的心里好不舒服 老家农村有这个迷信的 它说人死了 还是要找吃的 没有眼睛你怎么找吃的”父亲邹正文:“我说那一天她真的不在的话 火化就什么都没留下给你 我说你如果捐献了眼角膜出来 你还可以看到我女儿的眼角膜在别人身上 给别人带来光明 起码她的生命有另外的一个意义 还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然后说通她了。”

陈淑莹,我国第一位职业劝捐员,深圳市眼科医院工作人员,接到邹正文的电话后,她当天下午就拿着器官捐赠合同来到邹家。陈医生:“我想到她才两岁 怎么去承受那时候的那个病痛 我就跟她爸爸讲 我们找这个深圳特区报来报道这个小女孩 看能不能捐一千也好 两千也好,起码你们可以去买这个止痛药,让小美宜在今后这两个月走得平静一点 舒服一点。”但是,令所有人事先没有料到的是,报道一出,立即引起全国以及国外好心人的关注,纷纷打电话到报社和电视台要求立即联系到小美宜的父母亲。父亲:“好多 一个晚上没停 接到几百个电话 那手机根本就接不过来 短信也接不过来 全部 百分百都是叫我不能放弃的。”母亲:“一个北京性李的 他马上给美宜打了一万元过来 叫我明天就带美宜看病 我真的很感谢他们。”父亲:“当时听到这句话 这么好的人 我说小美宜肯定有救了。”

在一些热心人的支持和推荐下,邹正文夫妇抱着一线希望,带着小美宜来到了广州的一家肿瘤专科医院。肿瘤医院孙医生:“那天来 我们看 肿瘤很大 我们马上去照肺 结果出来是双肺转移 肯定是晚期了 但是生殖细胞肿瘤是化疗敏感肿瘤 你可以通过化疗 不能说完全美得治的 我们也治好过一些肺转移的 所以当时我们当时就跟她父母讲 搏一下。”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